“首届二十世纪中国体育史研究工作坊”在华东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2 12:42

  2018年11月1-2日,“首届二十世纪中国体育史研究工作坊”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本次工作坊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华东师范大学民间记忆与地方文献研究中心、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当代史研究中心主办。工作坊邀请了香港大学教授徐国琦、中央研究院教授游鉴明、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金大陆、江苏省体科所教授程志理、上海体育学院教授路云亭。会议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冯筱才主持。来自全国历史学界和体育学界的30余位学者汇聚于秋意正浓的华师大闵行校园,就构建中国风格的体育史的各项议题作出了全方位、多维度的探讨。

  《体育与科学》杂志社1988年第1期开设了“社会科学工作者论体育”栏目,时间是1988年的3月1日,它标志着中国体育学术界向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界的首次开放,1988年的3月1日由此而成为一种时间的隐喻。2018年11月1日同样是一种时间的隐喻。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举办的“首届二十世纪中国体育史研究工作坊”展示出了一种高度的开放性,标志着中国史学界朝体育界打开了一扇门。长期以来,各种类型的“体育史”的编写工作一直由体育学界人士主导,随着体育本体受关注度的日益提升,体育史归入了史学主流。史学界的学者用强大而严整的史学研究规范来关注、研究、书写体育史,将会极大地提升体育史的研究水平,为体育学术界带来更为严谨的研究方法、高端的学术视野以及不断更新的学术理念。

  徐国琦教授演讲的题目是《国际体育在历史研究中的重要意义及作用》。徐教授的视野开阔,观点鲜明,不仅从宏观角度论述了国际体育在历史研究中的意义,还在微观层面上呈现出材料学与思想力的高度统一性。他认为体育学已经是一门显学,是学术研究领域里的核心词条,也是解读其他领域事物的介质。体育因其具跨文明、跨文化、跨种族的特性而具备了多重的社会功用。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通过体育在国际社会中展示自己,体育盛会还有重塑国家形象的作用。

  游鉴明教授演讲的题目是《当体育遇上性别》。游教授的演讲题目充满了诗意。游教授常年致力于地域女性文化研究,对台湾女子体育及其他地区女性体育有深入的探究。本次演讲的主题是媒介世界中的体育信息。游教授通过报刊中对女运动员的描述来看当时人们对女子体育的态度。以上海为例。最初的女运动员是时尚和摩登的代名词,她们即使在运动场比赛上也会涂脂抹粉,她们日常的穿着更会引领一时潮流,女性体育参与者还是当时出入各种社交场所的新生力量,各种报刊上的广告也开始消费女运动员。与溢美之词同时出现的是大量的嘲讽性、否定性的文字。这派人士认为女运动员的穿着有伤风化,她们与男运动员同场竞技、嬉戏也不合时宜。由此可见,女运动员的确完成了从三从四德的传统女性到都市新女性的华丽转身,但其中也充满了坎坷与危困。

  游鉴明教授的研究极具问题意识,她在整理资料的过程中不断发掘新的话题。游鉴明教授发现,体育史研究与其他史学研究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体育史的材料中有大量的图片,这便涉及照相机等新科技的运用。游教授极善在细节中阐释思想。她发现当年上海体育场所照明设备的出现和照相需求有着逻辑关系。游教授还注意到女性运动装的演化历史,并认为女性运动服装的变迁是一种有待继续研究的问题。游鉴明教授从微观的材料中析出宏观的理论的研究方法,给与会者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受。

  金大陆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读解中国乒乓球运动史的三份史料》。金教授认为研究体育史一定要扎根于第一手资料,史料是史学研究的基础与重心。他列举了1925与1926年《申报》上刊登的关于中日乒乓球俱乐部比赛的消息,以及1948年《新民晚报》刊登的有关乒乓球赛的消息。金大陆教授认为,研究乒乓球史就必须翻看大量的当时的报刊,从中获得真实可靠的信息,各种不同的信息还可以互证,由此方可确保研究结论无误。其他体育项目史的研究也是同样的道理,历史不可以凭空想象,妄自猜测,必须有凭有据,方能信服于人。

  路云亭教授演讲的题目是《象形术考论》。象形术的跨度很大,它缘起于近代,在当代口述史材料得以重现,而其本源则是庄子所说的养形之人的仿生性行为。路教授以现代几部武术口述史为例,梳理了象形术的形成和演变历史。他认为,口述史记述的象形术很容易将读者引入一种优雅性、浪漫性、奇幻性的武术语境中。较诸纸质文本,口述史具有细节充沛、无再生性、直面事实等特点。

  四位专家的报告几乎涉及了体育史的各种主要论题类型,其中的方法论的意义十分明显。与会的其他学者也积极发言,大家或从宏大视角入手,或从原始材料切入,涉及中外体育关系、女性体育、体育教育等诸多议题,其所涉及的体育项目包括乒乓球、足球、棒球、武术、陀螺。

  高校历史系专门召开体育史研讨会在中国尚属首次,本次工作坊旨在让体育学界和史学界的学者们相互交流,以期充分发挥各自学科的优势,使体育史的研究达到视野宽阔、方法多元、理念先进的高度。本届工作坊不仅对体育史学界的健康发展有积极作用,对整个体育人文学界来说都是一种优化性、浸入性、升华性能量,也将极大地优化中国当代体育人文社会科学的学术环境。